主页 > 财经 > 创投 > >

3月5日上午,记者就此事驱车赶往庞久生前居住所在地一探究竟,下车后却发现庞久家人去屋空。据附近一村民讲,死者家属周某出去散心去了。据另一知情人说,“哪是散心,就是矿上安排的,藏起来,怕庞久家属接触记者和有关部门的调查人员。”记者在庞久生前居住房屋后面见到了庞久的新坟,新坟修了山、立了碑。据庞久邻居讲,庞久家“光是修这个山,都要花3、4万。安埋庞久的人,都是外面来的,他们家没有请本组的人帮忙。”也有邻居说,“都是矿上安排的。”还有邻居告诉记者,他们也是听说,“赔了139万,可能没有付完,余款要等事情完全平息后才会给。”一位黄姓居民讲,“庞久是21号出的事,才上班3、4天。听说事故本身不大,但是,矿方没有采取及时救治,可惜了!身体那么好,说死就死了……尸体当天晚上拉回来的。”据一位参与庞久丧事的人(不愿说出姓名,庞久的亲戚)讲,“久儿(注:当地人对庞久的习惯称谓)是在茶园煤矿打死的,我们也不在现场,只是听说是顶板垮了压死的,久儿头部和身上都有伤。”3月5日中午11点30分,记者来到茶园煤矿,想就此事采访矿方。该矿技术部一黄姓负责人接待了记者,黄某称,他来矿上上班才几天,来之前,这件事就已经发生了,详细情况他不知道,他让记者向庞宏(音)矿长了解,并向记者告诉了庞矿长的电话。随后,记者拨通了庞矿长手机,庞矿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庞久是因病而死。2月20日下午7点,他老婆跑到矿上找到他,告诉他庞久躺在家里床上没有起来,生病了,看上去不行了。我们立刻赶过去,人已经死了。事情发生后,我们也给安监局上报了的。记者问庞矿长,病死,有没有医院结论。庞矿长语言极不耐烦回答:“是不是病死,我还不晓得吗?”记者问及矿方有没有给予家属一笔钱,矿长顿了顿,“那给啥子钱哦,都是为了和谐……”3月5日下午2点30分,记者就此事采访了达川区安监局,据该局安监一股一熊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件事矿上报了的,是病死。”记者要求看看上报文字资料或者有关卷宗,熊姓工作人员让记者找分管领导夏义元。但他同时告诉记者,“夏局不在办公室,下去检查去了的。”记者打通了夏局长的电话,夏义元告诉记者,这件事,矿方上报了的,是病死。记者问夏局长,死亡结论谁说了算?夏义元告诉记者,“没有送医,家属都是认可了的。”夏义元同时表示,对此,他们也正在调查中。记者手记矿难还是病死?谁说了算“一个身体那么好的人,说死就死了。”这话是矿工庞久的邻居讲的。事到如此“身体那么好”的人,真的说死就死了。如此暴亡,按常理,这就是非正常死亡。如果事如庞矿长所说,庞久媳妇跑到矿上说她男人躺在家里床上快不行了,庞矿长等赶到她家里时,人已经死了。这里边留有太多让人不可接受的想像——庞久家人清白可疑。如果真如庞久邻居们所说,庞久是死于煤矿安全事故,那么,矿方和庞久家属之间一定存在私了协议。一笔不菲的人民币让庞久家人不仅封口甚至隐身。如果真的是病死,还原真相很容易——事前没有送医,事后可以尸检。如果真的是矿难,有关部门一动真格便知端的。现在说病死,不管是矿方还是家人,都不足为凭。“家属都是认可了的”也不能作为盖棺论定。矿难还是病死?需要权威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