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动 > 视频 > >

  城市郊区低价拿地,大规模建设商铺、住宅,驻外营销人员吸引大量外地投资者购买,工程终止建设,面对购房者的要求、起诉置之不理。这种堪称“无赖”的操作模式却成为山东名嘉集团董事长谢硕文的生财之道。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调查得知,名嘉集团自2003年起,已经在德州、滨州、烟台、潍坊等山东多个地市建设商铺以及住宅楼,工程多冠以山东省或地方政府重点工程的名号。

  但是,本应到了交房时间的项目却迟迟无法交房,成为烂尾楼。其中,名嘉集团最早建设的德州市齐河县齐齐发大市场至今已接近十年,却仍无法投入使用,而位于滨州市的中博商贸城以及位于烟台蓬莱的博展国际商贸城同样都已烂尾。

  记者粗略统计,仅滨州市深受中博商贸城违约之苦的购房者就达千人左右。令人不解的是,谢硕文的空城生意却仍在山东以及沈阳等地复制。

  工程烂尾

  ,来自滨州当地的购房者王一民(化名)告诉本报记者,滨州中博商贸城所在的位置距离其工作所在地魏桥纺织厂较近。

  为了工作方便同时也考虑作为婚房居住,他拿出家里的6万元积蓄并借了2万块的外债后,又从滨州市农村信用社贷款10万元,以18万元的价格于2009年10月份在滨州中博商贸城买下了一套76平方米的住宅。

  按照合同约定,房子本应该于之前交房,但是,让王一民想不到的是,住宅项目却在2010年3月份突然停工。

  “当时工地工人全部撤了。”王一民了解到,由于施工款一拖再拖,来自山东枣庄的施工方愤然撤离。

  在滨州中博商贸城西侧的住宅项目“中博豪园”,记者看到,住宅楼内散落着各种建筑材料,楼内水电管线暴露在外。两期十六栋住宅仅有靠长江五路的三四栋住宅粉刷了白色的墙面,并安装了部分窗户。

  同样,号称“长江以北最大的南方商品批发零售交易基地”的滨州中博商贸城也是一片死寂。靠近渤海二十四路的门面没有一家营业,而在商贸城一层地面上的管线还未来得及掩埋,大量土方堆积在过道中。

  “总共四层的商铺根本没有排水系统。”一位购房者告诉记者,2012年4月16日,两百多名购房者来到中博商贸城讨要说法。次日,中博商贸城便挖开商铺过道安装管线,不过记者在现场看到的仍然是一个未完工的半拉子工程,“这是他们应付购房者维权的一贯伎俩。”

  王一民表示,滨州中博商贸城的十六栋住宅项目以及商贸城1、2号楼都已经销售一空。“现在只有3号楼的商铺未卖,其余商铺以及住宅已经销售完毕。”记者从滨州中博商贸城一位售楼人员口中得到证实。

  “我们对中博进行了多次警告,现在已经吊销了他们的预售许可证。”25日,滨州市住建局房产管理中心一位毕姓副主任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记者在中博商贸城售楼处发现,该处仍在开门营业,售楼处仍悬挂有销控图以及预售许可证。

  王一民告诉记者,2012年4月份,两百多名中博购房者来到滨州讨要说法,在信访中心的协调下,谢硕文儿子谢杰豪前来协调,并表示将在2012年11月底竣工交房,愿意退房的购房者可以选择退房。

  不过,2013年已经来到,工程并没有进展,“只雇了几个工程队的师傅来简单收拾一下,根本不可能有进展,即使是选择退钱的最多只拿到几千块钱,不足总房款的零头。”王一民说。

  “现在还有6万多的贷款和1万多的外债要还。”刚刚下完夜班回来的王一民一脸疲惫,他在中博商贸城附近以100元一月的租金租住的民房里告诉记者,如今孩子都已经一岁半,为了还贷款他还不得不在下班后去集市卖枣。

  上演“空城计”

  “2009年在蓬莱国际商贸城买的一套76平的房子,交房时间应该是2012年9月29日。”一位来自哈尔滨的购房者刘峰(化名)告诉记者,本想在烟台购置房产陪在烟台上学的孩子读书。但是当10月1日来到蓬莱后,位于蓬莱博展的房子却被告知不能按期交房。

  实际上,建设烂尾楼似乎成了谢硕文的“特长”。

  据了解,早在2003年谢硕文便着手在山东德州市齐河县建设了齐齐发大市场。名嘉集团介绍称,齐齐发大市场总投资24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80万平方米。并预计,项目建成后可容纳商户5万家,就业人口15万人,年销售额达350亿元人民币。

  时间已经过去十年,而齐齐发大市场入驻商家屈指可数,市场更是冷冷清清、人迹罕至。“很多买了五六年的人都还没拿到房产证。”齐齐发大市场一位购房者告诉记者。

  同样,2006年,谢硕文在烟台蓬莱建设蓬莱博展国际商贸城,号称“北方小义乌”。本应于2009、2010年陆续交付的商铺和住宅一样成了“泡影”,如今同样是荒草丛生。

  而号称总建筑面积189.5万平方米,项目总投资56亿元人民币的潍坊名嘉广场,交房日期为2012年12月底。“现在还是个框架,之前停工了一段时间,这么大的项目没几个施工人员,现在交房时间已经过去了。”1月6日,济南的一位购房者告诉记者。

  不难发现,谢硕文所建商贸城多在山东省内三四线城市,而且位置偏僻,拿地价格低廉,由于体量较大,往往还可以获得地方政府的土地优惠政策。“当时拿地价格在10万元一亩左右。”滨州市住建局房产管理中心一位毕姓副主任向记者透露。

  “滨州中博住宅项目接近200户,一户以20万房款计算,就有4000万元。”王一民认为,如果加上价格更高的数百间商铺,谢硕文仅从滨州中博便可获得数亿元房款,加上德州、潍坊等地几千间住宅和商铺的房款,谢硕文仅用这些“半拉子”工程就能轻松获利数十亿。扣除价格低廉的地价和“半拉子”工程所耗的建设费用,谢硕文获利颇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购房者来自湖南、河北、黑龙江、天津、北京、上海、长沙等全国各地,但是当地的购房者并不多。“我们都是在他们在外地设的售房处忽悠来的,对当地情况并不了解。”一位来自河北邢台的购房者向记者描述,当初来到商贸城考察时市场内热闹非凡,“其实都是他们市场营造的假象。”

  除此之外,谢硕文引诱众多购房者踊跃购房的一个方式是“售后返租”。据记者采访多位购房者了解到,各商贸城都会打出购房返租的优惠条件,包租三年至六年不等,不过,一年之后就很少有购房者收到房租,而不少通过返租冲抵房贷的购房者更是累积了数十次的不良信用记录。

  但是,在2001年建设部《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中已经明确规定,禁止房地产开发企业承租或代为出租买受人所购企业商品房的方式销售未竣工商品房。

  在名嘉集团很多商贸城的宣传文章中,年销售额动辙以百亿元计,上缴利税以亿元计,就业人口达数十万。如今,不仅购房者的房产梦成了泡影,之前信誓旦旦对地方政府承诺的亿元利税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让人疑惑的是,在夸下海口每年可上缴数亿利税的一幢幢商贸城最终变成烂尾楼之后,似乎并不妨碍谢硕文成为下一个城市的座上宾,并继续他的空城生意。

  根据名嘉集团网页介绍,已经投资建设的商贸城的地市有湖南长沙、山东潍坊、泰安、临沂、莱芜、聊城、菏泽、兖州、江西赣州、辽宁沈阳、辽阳、河南许昌、濮阳、天津宁河,共计13个城市。

  而据记者了解,名嘉集团已经与河北衡水、吉林长春长德新区、新疆石河子等城市陆续签约,早在2010年谢硕文曾表示未来八年将建设两百座商贸城,总投资60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