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房产 > >

平顶山惊现“秦岭别墅”,打黑扫恶为何难见成效?平顶山惊现“秦岭别墅”,打黑扫恶为何难见成效?平顶山惊现“秦岭别墅”,打黑扫恶为何难见成效?平顶山惊现“秦岭别墅”,打黑扫恶为何难见成效?

权钱交易,公权力是否成为有钱人家的看门狗

2018年7月以来,“秦岭违建别墅拆除”备受社会关注。事件反映出一个原则性的大问题,那就是一些领导干部狂妄自大,胆大妄为,老子天下第一,肆意践踏和破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常言道:“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人不以规矩则废,党不以规矩则乱。”而且恰恰就是这个规矩让我们重新看到社会丑陋的另一面,有钱就是大爷,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有钱就可以遮天蔽日.

事出有因皆是果,小事看大恶

事发是河南平顶山湖滨办事处辖区0375首府小区居民董建芝,举报了该小区17号楼2单元一楼西户张淑霞(她在0375首府购买多栋别墅及房屋进行改造)买通小区物业,勾结黑社会势力刘国卿,非法侵占公共用地和绿地,建阳光房近100平方米,在建筑过程中私自将主楼楼基地下主横梁拆除,现已造成该楼住户房屋开裂漏水,一旦遇到轻微地震即可能造成楼毁人亡的重大事故,严重威胁小区居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同时,该住户张淑霞还非法侵占绿地近300平方米,私建车位3个,修建封建迷信风水亭子,大搞封建迷信活动,还将液化气、暖气、自来水管道及电缆线路井拆除,覆盖硬化场地和修路。

此后董建芝及小区住户多次向物业举报和制止无果,遂向新城区湖滨办事处及执法大队举报,经办事处纪委书记胡爱丽和执法大队多次制止,张淑霞、刘国卿依然我行我素。

2016年12月29日董建芝再次向办事处和执法大队举报,办事处纪委胡书记及执法大队领导来到现场执法,又遭到张淑霞刘国卿等人的阻扰和暴力抗法,在执法大队领导和胡书记及小区住户的强烈要求下,张淑霞才不得不同意拆除,于是执法大队人员和胡书记及我们住户见证了对违法建筑进行的执法,象征性的拆除了一小部分。我们走后张淑霞便拨打110报警诬告我们违法毁坏公共财产,价值五万多元,并准备对我们进行敲诈勒索,110接警人员来后核查其为违法建筑,是执法大队和办事处联合执法,于是简单询问了情况后就走了。

该拆的不拆,不该告的却成功了,平顶山牛人

被批评教育之后张淑霞更是充分发挥了恶人先告状的精神,先是去新城区管委会找书记诬告董建芝等多人毁坏公共财产,在管委会领导通知了解情况后,对张淑霞的违法行为进行说服教育并令其自行拆除。

然而张淑霞看在管委会诬告不成,又通过他的的弟弟平顶山市委组织部正处级组织委员张恒昌找到新城区公安分局进行诬告,勾结其保护伞新城区分局局长马海春,治安大队队长孟宏涛,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以损坏公共财产罪立案侦查。

一位姓郭的警官去湖滨办事处将胡书记传唤去“调查”三个多小时,回来后胡书记就不敢再过问此事,电话也不再接听。随后又将执法大队张队长传去进行恐吓,还将董建芝传去恐吓“让我们要小心点,张淑霞家中上面有人有钱等”。

孟宏涛哄骗诱导口供说:“没多大的事情,你承认是你带人拆的就算了,我会帮你把事情摆平”,董建芝就轻信了他的谎言。在案件办理期间,充分配合,孟宏涛诱使董建芝将张淑霞刘国卿的违法占地资料及城管大队人员带领拆迁的照片交予他,他却把这些资料私自扣下,颠倒黑白,徇私舞弊,至使案件性质急转直下。新城区公安分局局长马海春、治安大队队长孟宏涛期间授意郭警官给调解,让董建芝不要再告了。

郭警官说:“马局和孟大队和刘国卿、张淑霞都是好朋友。你坚持也是没有结果的,反而会引火烧身。”郭警官看董建芝制止态度非常明确并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下后,就让其先回去了,并告知最近不要出远门,要报局法制办,需要随传随到。

知法犯法罪更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无耻

回去后董建芝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张淑霞和公安局局长马海春、治安大队长孟宏涛的圈套。在公安局局长马海春和治安大队长孟宏涛的操纵下把董建芝和办事处纪委书记胡爱丽以损害公私财物罪网上通缉。

随后张淑霞还在小区扬言说:“我和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保安(现已被双规处理)有关系,我弟张恒昌在市委组织部是正县级组织员(现任平顶山市宣传部副部长),我有钱又有势,新城区领导、公安局局长马海春,治安大队长孟宏涛都是我的人,告到中央都没有用,都是我拿钱喂出来的,我打个电话他们都像小二一样跑着过来,现在看办事处和执法大队谁还敢管,我就是通过公安局收拾他们,什么样的事情我都能用权和钱摆平”等等威胁恐吓的话语。堂堂的办事处政法委书记在制止违法行为的正当工作中竟然被他们诬陷成了危害公私财物罪的罪犯。

被金钱腐蚀的权力成为勒索人民的武器

张淑霞还多次勾结具有黑恶势力的刘国卿带人上门威胁说:“再告就把你抓起来,腿打断”等等威胁人身安全的话语,在“保护伞”的保护下,新城区公安分局将董建芝和办事处纪委书记胡爱丽在未调查清楚的前提下,勾结造价公司及物价局相关人员,捏造虚假财产损失报告,以损害公私财物罪网上通缉,并刑拘一个月,在“保护伞”新城区公安局局长马海春、治安大队长孟宏涛的威胁下,敲诈董建芝8万元才取保释放,办事处纪委书记胡爱丽在外东躲西藏三个多月后,在他们的淫威下,胡爱丽书记不得不低头投案,在孟宏涛的操纵下敲诈胡书记10万元才肯作罢,并扬言“如果再告状还要进去喝稀饭,看你还敢不敢继续告”。

董建芝和胡书记在孟宏涛的威逼下有苦难言,不得不忍气吞声。通过孟宏涛将这笔18万元的敲诈款交予刘国卿,事后张淑霞说此款由孟宏涛与刘国卿瓜分,自己分文未取。在这几年的时间中,董建芝和胡爱丽书记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经常夜不能寐,正义难申,每逢想到至今都在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的所作所为仍心如刀绞。

大恶不除,小恶难清,指鹿为马何时到头

法者,国之重器,怎么能让这样一些人来执之?依法治国,喊了这么多年,却失败在执行的细节上。希望国家能认真细致地审查、审核这些执法者,对优秀者,予以更重要的执法地位,这是布衣百姓之福,是国家之福。对那些不合格者,应坚决予以剔除、调离,对他们执法错误,追究其法律责任,决不能轻易放过。今天只是平顶山一处报漏出来的恶像,不知道的,被掩盖的未必就是不存在。

法律,是社会秩序的保障,是布衣百姓尊严的盾牌,那些执法错误者,不是不懂法,就是将法律当作个人的工具,或者为私欲故意贪赃枉法,这些人的行为让人民对法律失去倚靠和信任,对人民和社会造成的破坏是无法弥补的。

董建芝的遭遇不禁让我们想到了在这打黑除恶的关头到底是谁给了那些无法无天的人以勇气?是谁让张淑霞更加的猖狂?

有权你不要嚣张,有钱你也不要任性,靠山你就未必不倒,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