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赵峰通讯员吴险峰张琳

不见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取而代之的是砂不落地、封闭管理;不见货车隆隆、超限超载,取而代之的是自动称重,达到规定重量自动关闭装载系统;不见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取而代之的是覆盖土壤、植树种草……

——这里是孝感市孝昌县小河镇的花山冲采石场。5月14日,近百名全省重大项目建设砂石料供应保障现场会的与会代表云集于此。

砂石“卡”住重大项目

砂石价格飙升——今年4月,全省河砂、机制砂、细碎石和粗碎石每吨价格分别为136.8元、102.8元、87.4元和92.5元,相比2018年9月,分别上涨4.5%、33.7%、17.3%和19.6%。

依旧供不应求——在抽样调查的省内85个重大项目中,有56个因砂石料供应不足导致工期延误,平均延误42天,最长时间超过120天。“2018年,仅交通基础设施和住房建筑行业,每年需要碎石量约1.71亿吨,需要河砂量约5300万吨,但实际供应能力仅有需求量的60%和45%。”省发改委副主任潘幼成说。

砂石供应不足,成为重大项目的“卡脖子”难题。

湖北砂石资源丰富,登记在册的采石场共822家,年生产能力为1.87亿吨。实际情况却是,仅314家正常生产,其余采石场因各种原因均处于停产状态。2018年9月,由省直10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重大项目建设砂石料供应保障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要求,加快推进停产整顿企业恢复生产,截至目前仅有随州市开展了该项工作。

不仅减产,而且流失。省自然资源厅提供数据显示,每年有近三成的砂石流向长三角地区,在部分沿江市县,这一比例更高。

砂石资源绿色开采

“仅孝感城区,就有200多个建筑工地。孝感市的砂石料供应情况,还比较稳定。”在现场,孝感市市长吴海涛介绍。

稳定,缘于孝感市对砂石资源的综合开发——市级层面,湖北澴川国投集团公司与优质社会资本合作,按照6∶4的股权比例,共同出资组建孝感市澴川矿业公司;县市区层面,由孝感澴川矿业公司吸收县市区政府资本和社会资本,合资组建子公司。

2018年6月,孝感澴川矿业公司与孝昌县城投公司联合组建孝昌顺和矿业有限公司,负责孝昌砂石资源联合开采、厂区建设及运营,顺和矿业通过公开竞拍获得花山冲矿区采矿权。

按照同样模式,2019年大悟、孝昌、安陆、孝南又新建4个高标准砂石厂。全部投产后,可形成年产1300万吨碎石、200万吨河砂的综合产能,有效保障孝感周边区域砂石用料需求。“目前,碎石和河砂的出厂价稳定在每吨50元和70元左右,每年可节约政府投资约5亿元。”吴海涛说。

不仅开采有序,而且同步复绿。开采前先将山体表面覆盖层土壤运至厂区附近堆放,再一层层爆破开采。一层开采完毕后,根据设计方案,铺上30厘米—50厘米山体原覆盖层土壤,并植树种草。

在听了孝感市破解“砂石荒”经验交流后,不少与会代表点头赞许。仙桃市发改委工作人员李建涛说:“回去一定好好研究,借鉴‘孝感模式’,推进仙桃破解‘砂石荒’难题。”

因地制宜各显神通

各地自然条件和资源禀赋千差万别,还需因地制宜,各显神通。

现场会上,有参会人员提出4种天然河砂的替代品——长江航道疏浚砂、三峡库区淤积砂、机制砂和项目建设自弃砂。

省水利厅徐少军测算,长江横穿湖北,每年进行长江航道疏浚所产生的砂石量为1300万至2000万吨,三峡库区的淤积砂至少有1亿吨。

省交通厅副厅长姜友生介绍,全省长江干线及支流可用于砂石料装卸运输码头139个,年设计吞吐能力达2.5亿吨,已超过非法码头整治前的2015年。“严格执行订单预约、车船对接、随到随走、砂不落地的原则,确保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两手抓、两促进。”

对于机制砂,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曾环宇称,随着天然河砂供不应求,机制砂在砂石市场上现身不久,还需要一个适应时间。“从机制砂的各项指标来看,可完全取代天然河砂。”他说。

对于非沿江地区,姜友生建议推广运营管理、车辆配置、标志标识、运输荷载“四统一”模式,按照规定路线和时间封盖运输,杜绝超载抛撒,把对道路、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