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

本文原标题:咋整 --江西赣州市赣县区法院赖建军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判决?!

本网今日讯 “一个冤假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99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法院系统理应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在执法办案各个环节设置隔离墙、通上高压线,努力在每一起案件办理、每一个执法司法环节上都能体现公平正义。  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释放了正本清源、提振信心的信号,给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吃下政策“定心丸”,为人民法院服务和保障民营企业发展提供了基本遵循。   要依法加大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司法保护力度。对于侵害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行为,我们应当依法坚决予以制裁。对于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合法经营行为,我们应当坚决依法予以保护。   对于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小企业和大企业,我们要一视同仁,平等保护。绝不能单纯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公共利益等为由,置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正当诉求于不顾,损害其合法权益。 要注重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合法权利和正当利益、物权债权和知识产权等各类权益的全面保护。警惕少数人通过虚假诉讼、恶意诉讼坑害民营企业和企业家。  反观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法院,江口法庭赖建军法官与江口法庭副庭长崔晓明恶意串通、猫鼠同眠、制造伪证《协议书》、《借条》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裁判,且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法院“董院长” 放着明明是冤假、处理不当的案子不管,给民营企业以巨大的伤害和影响,对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伤害和影响。使“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成为“梦幻泡影、镜花水月”。  诚然,正义迟到,远远胜过正义迟迟不到。但是,如果一开始就能防止出现冤错案件,如果出现了冤错案件就及时纠错,对当事人的伤害就会大大降低。“公正必须以高效为支撑,迟到的正义会使正义大打折扣,同样影响法治实施的权威和公信。”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再审程序可以依本院发现、检察院抗诉、当事人申请的方式启动;生效的法律文书是一审程序审理的,再审按一审程序审理,上级法院提审的,按二审程序审理。司法实践中,再审时发现当事人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的案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第一款的规定:“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  为便于政法机关、律师法学界朋友、热心正义网友了解真相,用历史档案还原历史真相,兹归纳以下基本事实。   一、原赣县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受理不在江口法庭管辖范围的本民事案件,且在立案、审理、裁判等整个审判工作中存在违法行为。  非公有制企业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赣州市赣县区梅林镇章贡村20号(原赣南黄酒厂),原赣县人民法院江口法庭受理不在江口法庭管辖范围的本民事案件,审判人员赖建军、林启辉歧视民营企业及投资人,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剥夺了非公有制企业的举证权、质证权、辩论权等合法权益,审判程序违法。  赣县人民法院(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存在以下问题:(一)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五)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六)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赖建军法官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裁判,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造成非公有制企业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资人的财产严重损失和信誉、名誉严重受损;严重损害执法公信力。  (一)原告郭森林的居民身份证属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所提起的诉讼属于虚假诉讼。原告的起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19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原告主体不适格,不享有诉权。郭森林身份证(住址:赣县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身份证号码:362131196908162036)系使用虚假材料于2006年骗领的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和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由公安机关予以收缴。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2014年3月26日,郭森林户口、身份证被公安机关依法注销。由此可见,“郭森林”使用伪造、变造的郭森林居民身份证自始至终属于违法行为,原告“郭森林”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二)(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2002年10月8日的协议书)是伪造的。  该协议书第一条表述为“…包括5970多平方米的土地所有权,1800余平方米的房产”不合常理,任何人签订分割土地房屋协议均需明确土地证号、房产证号,足以证明原告“郭森林”对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赣国用(2002)字第1-051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赣房权证梅林字第11163号、第11164号、第11165号房产证毫不知情。  该协议书落款时间2002年10月8日,而协议书称“为有利于双方利用甲方现有场地设备基础上合资创办生产塑钢型材为主的新企业”既无证据证明双方合资创办了新企业亦无证据证明原告“郭森林”向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提出过变更土地房屋三分之一至“郭森林”名下之要求及其“把厂里的基础建设搞好(事实上创办企业之初至2000年11月止投资人已经搞好了厂房维修加固及各项基础建设,根本不存在“郭森林”在庭审中胡说八道帮助搞基础建设之事)、  参加鑫生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出席公司股东会议的证据。长达9年并没有追索,不合常理,直至时隔9年之后“郭森林”突然冒出来2011年10月才起诉,已过诉讼时效。  该协议书“郭森林”姓名是捏造、虚假的,2002年10月8日并无案中提及的“郭森林”此人,“郭森林”身份证系2006年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  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公章一直由法定代表人持有和保管,该协议书加盖的“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印章系“郭森林”伪造公章加盖的。该协议中“乙方则应为甲方承担十万元的债务”纯属捏造。“乙方则应为甲方承担十万元的债务”中“则应为”是时间界定,是指协议签订之后必须给付十万元方能履行“承担十万元的债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的规定,“郭森林”应承担其举证责任。2002年10月8日之后,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没有收到过“郭森林”所提到的十万元,也无证据证明假名“郭森林”承担了关于哪方面的十万元的债务。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人代表与“郭森林”既无债权债务关系,也无其它经济往来。如果系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款项实际交付时生效。本案原告应当就自己已经提供本案借款10万元完成举证责任。原告郭森林虽持有由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在2009年9月9日向案外人郭卫生签名的14万元借条(因郭卫生骗取借条后没有实际支付借款,持有借条后玩失踪拒不归还借条,借贷关系未生效),基于14万巨款现金交付显然不符合常理,故原告郭森林应当提供相应的转账凭证,但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已经将借款14万元提供给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或者法定代表人,也不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本案所涉10万元债务的存在,且没有说明、举证另外4万元是否赠送或已经归还等,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于2002年5月之前就已获得赣县酒厂转让的土地使用权。2002年7月该土地使用权及厂房、机械设备等评估价达160万元,需分割三分之一,至少需50多万元,“乙方则应为甲方承担十万元的债务”获取三分之一绝对不合理,显失公平,绝对不符合常理。  该协议书将甲方捏造为赣州鑫森建材有限公司,根据赣县工商局企业登记信息查询查询,并不存在赣州鑫森建材有限公司,该协议书显然属编造、伪造的。  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本人及该协议落款处潘湛森绝对没有签过该协议,该协议法定代表人的签名系伪造的。为让事实说话,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委托工作人员向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申请笔记鉴定,其鉴定结果为:协议书落款立协议人甲方签字处留有的法定代表人签名与多份样本法定代表人签名不是同一人笔迹。  事实证明,该协议书系虚假的“郭森林”采取私刻公章,模仿笔迹伪造的协议书。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得知(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后,于2013年11月13日向赣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控告假名“郭森林”涉嫌诈骗,经侦大队进行了询问,但以需要法院移交为由至今未立案侦查。   (三)(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自始至终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84条规定,只有“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才适用公告送达,该案审理过程中自始至终采取公告送达,程序违法。受送达人不存在下落不明情形。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是指受送达人无固定的住址,也无法查明其现在的住址,下落不明,使人民法院无法采用直接送达的方式向当事人送达诉讼文书。该案件立案审查、审判流程管理信息表载明:当事人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住所地赣州市赣县梅林镇章贡村20号、法定代表人经常居住地为赣州市储运路41号604室。位于赣县梅林镇章贡村20号的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室一直有人值班,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所从未迁移,也没有公安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出具的下落不明证明,不符合下落不明情形,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人员与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家人没有收到过来人来电通知送达的诉讼文书。不存在用其他送达方式无法送达的情形。用其他送达方式无法送达的,该条件是对第一个条件的补充,是指当事人虽然不构成下落不明,但是采取了《民事诉讼法》第七章第二节规定的公告送达方式以外的其他方式(包括:直接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等),最终无法向当事人送达法律文书。并未采取公告方式以外的任何其他送达方式,并不能证明用其他送达方式无法送达,在此情况下,就不符合该项条件规定的情形,即不能径直采用公告送达的方式送达法律文书。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值班人员与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家人未收到直接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的法律文书。该案在案卷中没有记明公告送达原因和经过。公告送达必须在案卷中记明原因和经过。是指在采取公告送达方式以后,必须在卷宗中将采用公告送达的原因和经过记载明确,用于显示符合适用公告送达条件及适用公告送达方式的经过。原审卷宗中,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说明未证实被告人下落不明,也没有采取其他任何送达方式。  二、非公有制企业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再审申请,该院于2013年7月4日指令一审法院审查,赣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作出(2014)赣民申字第4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至今长达五年时间逾期未作出再审案件审查结论。  2012年12月27日,无管辖权的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法院江口法庭未依法向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送达开庭传票缺席判决、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审理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况下作出(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该民事判决违反法律规定于2013年3月9日公告送达后,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提交协议书签名笔迹司法鉴定的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江西SZ司鉴中心【2013】文鉴字第1094号《文检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再审申请,该院于2013年7月4日指令一审法院审查,赣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向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下达(2014)赣民申字第4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赣县 人民法院组成审判长肖娟、审判员王炎荣、代理审判员罗中美的合议庭进行再审审查,2014年9月23日,赣州市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人郭卫生向该院递交落款说明人:郭卫生、郭森林的《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中载明郭森林的户口、居民身份证已经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机关依法注销。郭卫生要求参加再审答辩。  据证实:郭卫生,1966年11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2131196611132012,初中文化,农业户口,自始至终在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登记为常住人口,从未迁出宁都县黄石派出所,没有领取过迁移证件、注销户口,户口登记的内容从未变更,既没有变更姓名、学历、出生日期,也没有变更年龄、身份证号码、曾用名、农业户口。据宁都县公安机关证实:1995年10月郭卫生因强奸13岁幼女郭*莲(初中二年级学生,宁都县黄石镇黄石村土围小组人)被宁都县公安局拘留并关押宁都县看守所1个多月,违法违规保外就医之后畏罪潜逃至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按照户口登记法规,郭卫生属不予办理姓名、年龄、曾用名、身份证号码等变更登记情形。激起广大群众愤慨的是,强奸犯郭卫生被包庇未予追究强奸幼女罪,受害者郭*莲反而被判刑坐班房。据证实:1995年3月10日,郭*莲在黄石街上遇到郭卫生,郭卫生嘲笑、羞辱她说“你们告我也告不到什么,你们奈何不了我!”因遭受郭卫生的恐吓、威胁、多次强奸,郭*莲有冤无处伸,失去理智,用手指甲剪弄伤郭卫生儿子郭炜的上眼皮,后被判刑六个月并赔付医疗费。宁都县法院(1995)年宁刑初字第4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载明:原告郭炜,男,1990年3月23日生,法定代表人崔连秀(女,1966年8月21日生)到庭,经审查查明:1995年3月10日上午,被告人郭*莲在黄石小学至黄石街公路地段,发现曾多次奸污过自己的郭卫生之子郭炜从黄石小学那过来往家里去,想起自己被奸污又告不倒郭卫生还受其嘲笑之事,便起意报复..判决被告人郭*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赔偿郭炜医疗费、营养费851.96元。  据宁都县黄石镇受到郭卫生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的多名群众反映,郭卫生父亲郭家泽很厉害,其家族、宗族势力强大,郭卫生性格暴躁,胆子大,不到20岁就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恶势力团伙横行乡里,利用家族、宗族势力称霸一方。郭卫生为首的黑恶分子强占黄石镇及各乡村的农贸市场,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聚众滋事;从事涉“黄、赌、毒、枪”的违法犯罪活动;采取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威胁恐吓等手段暴力讨债,强制收取外地车辆的过路费、过桥费等,集聚钱财。郭卫生强奸幼女罪一直没有追诉。后郭卫生为首的黑恶势力先后流窜至赣县、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东莞市等地继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1999年8月,郭卫生因诈骗台湾客商手表厂货款被广州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多次赴宁都县请当地公安机关协助深入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缉拿,因郭卫生逃匿未归案。郭卫生为首的黑恶势力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集聚了巨大财富创办了手表厂,生产销售假冒伪劣的“欧米茄”等品牌手表,坑害消费者。郭卫生以其儿子郭维维(实为上述判决书的原告郭炜,1991年10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0721199110010019)名义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104号购置了豪宅,郭卫生还以其大女儿郭丽娜(1988年9月15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0721198809150088)名义、小女儿郭丽萍(1992年10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0721199210280067)名义和其老婆崔连秀(女,1966年8月21日生)在广东省东莞市、中山市和赣州市赣县区购置了房产。 郭卫生还以其与儿子郭维维居住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104号骗取《广东省居住证》,事实上郭卫生居无定所、流窜异地每到一处均有群众被其坑蒙拐骗、损失惨重。  经查证,落户地址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的“郭森林”户口、居民身份证系隐瞒事实真相、编造虚假事实、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冒用他人身份伪造、变造、非法登记的。根据《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第六十条:公安机关发现公民属其他非法登记户口的,户口所在地县级公安机关治安(户政)管理部门应当组织调查核实,并按规定注销非法或者错误登记的户口之规定,上级公安机关发现冒用他人身份“郭森林”非法登记的户口是伪造、变造的指示赣州市赣县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注销“郭森林”非法登记的户口、居民身份证。2014年3月26日,非法登记的“郭森林”户口被注销。  已经于2014年3月26日被公安机关依法注销的“郭森林”,1969年8月1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2131196908162036,高中文化、城镇户口,住址赣县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郭森林”与郭卫生的姓名、年龄、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学历、户口性质完全不一致,既无证据证明郭卫生曾用名郭森林,也无证据证明郭森林曾用名郭卫生。故郭卫生自己签名郭卫生、郭森林向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法院提交《情况说明》要求参加再审审查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年修正)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第二百零三条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的,应当提交再审申请书等材料。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五日内将再审申请书副本发送对方当事人。对方当事人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内提交书面意见;不提交书面意见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查。人民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和对方当事人补充有关材料,询问有关事项。第二百零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本案赣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5日向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作出(2014)赣民申字第4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再审合议庭审查过程中以再审被申请人郭森林户口、居民身份证已经注销、郭森林丧失民事主体资格为由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超过三个月审查期限拒绝作出裁定。之后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多次催促作出裁定无果。赣县人民法院自2014年7月5日作出(2014)赣民申字第4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至今逾期五年时间未作出再审案件审查结论违反上述法律规定。  综上事实,原审原告“郭森林” 的户口、居民身份证系伪造、变造、非法登记的所提起的诉讼属于虚假诉讼。赣县人民法院江口法庭违法立案、江口法庭副庭长崔晓明指挥、唆使、为获取非法利益与赖建军同恶相济、 赖建军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赣县人民法院(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造成非公有制企业赣州鑫生建材有限公司及投资人的财产严重损失和信誉、名誉严重受损!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赣县人民法院(2011)赣民二初字第307号民事案件再审审查期间,承办人到“郭森林”陈述的住址(原审期间提供的地址)及原审开庭笔录记载的“郭森林” 住址走访调查:既无郭森林此人。且没有“9栋202房”仅有赣县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因再审是由原审生效法院办理,故仍适用一审程序审理。对此,按《民事诉讼法》(2012年修正)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根据上述事实,起诉的郭森林不具备原告的主体资格,按程序应裁定驳回郭森林的起诉。驳回原审原告的起诉,说明原审判决的诉讼主体不合格,实体判决自然也应予以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规定:“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再审案件时,一审原告申请撤回起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裁定准许的,应当同时裁定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对于再审中,因当事人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裁定驳回起诉的案件,撤销原审判决无相关的法律依据。如仅驳回原告的起诉,将出现原审判决仍处于生效的状态。诉讼当事人已不具备主体资格,涉及诉讼当事人的判决自然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无存在的法律依据。故应同时撤销原判决。  在一个个冤假错案被纠正的同时,政法各部门不断通过密织制度之网来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2013年7月,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对加强防止和纠正错案机制建设作出规定,明确不能作“留有余地”的判决。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分别提出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和责任追究机制。对此,除了分别出台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相关规范性文件外,2015年9月,最高法出台了《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法官要对错案终身负责。最高检出台《关于完善人民检察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完善了司法责任追究程序,规定检察人员承办的案件确认发生冤假错案等情形一律启动问责机制。与此同时,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也制定完善了执法办案等制度,全力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但愿本案如大法官休尼特所言“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