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

我是娄星区内一位多年经营移动代办网点的老板,依托移动公司,曾经每月有一个相对比较固定的收入,自从娄底移动娄星分公司与开发区分公司于2013年底合并后,我的生意就越来越差了,我的网点主要是靠为移动公司放号收费来生存的,现在因为移动公司提供的号源越来越差,造成我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我多次找负责我网点管理的移动公司管理人员询问为什么现在号池里的号码没有一个像样的,而号贩子手里大把大把的,是不是你们移动公司把好点的号码都卖给号贩子去了,以前我们还能够从号池里面找点号码放,现在确很少很少,生意都做不下去了。得到移动公司的答复是号池内的号码对所有移动网点一样的,对回收回来的所有号源都会统一投放到公共号池,从没有把号码批销给号饭子,鬼才相信移动公司的答复。$c- @6 r- _6 g; X: ~ f* d2 P1 I# [, w! s4 |9 o( ]6[  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为了搞清楚到底是这么一回事,我就开始从号贩子手里开始买号码,通过号贩子这条线同时从侧面移动的员工处打听,终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号码都被移动开发分公司一个叫谢国全的人控制了,这在移动开发区分公司内部还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所有移动开发区分公司的员工都知道。通过打听,从谢国全手里每月流出的号码平均都在500个以上,同时还了解到,号贩子返给谢国全的每个号码20元的回扣,哇噻,谢国全同志的收入好可观哦,我为这位谢国全同志算了一笔帐,平均每月500多个号码,每个20元,每月收入10000多元,一年收12万元,5年收益60万以上,其它手段的回扣与参与移动代办网点的业务经营所获得的利益保守估计应该没比号码收益少,总计算起来应该是上100万以上了。(X; l) v$ ]6 f2 `. f0 U2 a; _8 w% p! d3T  现在我来揭开谢国全同志贪腐之道,谢国全同志很聪明,操作手法也高明,通过蒙敝上级领导与同事,压制了下属与网点,谢国全做到了这么多年来都相安无事。% J3 s6 t0 A* U: h' s-U9 w/ E6 X6 R# z, D. D  在揭开谢国全的贪腐之前,我们先介绍下谢国全这个人,谢国全,娄底移动分公司员工,2006年调任开发区分公司市场部主任,2013年12月移动开发区分公司与娄星分公司合并成立移动城区营销中心后担任钢城业务片区经理。谢国全从2008年开始,早上上班经常都是比其它同事提前半小时左右,下午下班也经常比同事晚下班,为了更好的贪腐,有时十点左右还在加班,这些额外的上班时间谢国全都在干什么,他的同事们都反映,他只做一件事,就是在移动的BOSS系统中搜索能为他创造收入的移动号码。正是他这么忘我的工作,领导们给了他工作勤恳,任劳任怨扎实肯干的评价。这位员工不仅工作勤恳,而且点子多,为开发区分公司的业务发展出谋划策。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能为自己牟取利益的基础上的,通过谢国全呕心沥血的操作,移动钢城分公司也多年在业务发展比赛中获奖,他本人也多年被评为优秀员工,“真正”做到名利双收,我们不得不佩服,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他名利双收的方法。!X" ^8 M: j" B# W* J- k s1 O, n( Q4 T% n& ]% u7 y0 r  一、利用手中掌控移动号源的权利牟利。+ v# @) _0 w& b. o8 b-]9 Q# M# N- c( _; f5 P( i8 N5j  1、培养为自己牟利的网点。. s9 l; \$ j. G* u' _5A1 E0 A7 n2 h5 }7 K' v9 y  移动号码是移动公司最大的资源,哪个网点能拿到更多这些资源,也就是拿到了更多的利益,而谢国全手里正好掌握着这样的资源。为了能让这些资源变现,谢国全同志就利用自己移动开发区分公司市场部主任职务的便利,在经济开发区为自己培养了几个生财的移动代办网点(也就是前面说的号贩子),具体有碧水、民扶、碧溪、金力手机买场、邮政这么几家指定专营店,其中最大的一个合作者就是邮政局指定专营店,邮政局指定专营店是娄底邮政局下辖的邮政社区便民网点,是邮政局为了便民服务而设立的社区网点,除了全面代理移动业务以外还可缴电费、水费、电信联通的话费。*c. A( U j/ a8 u. R: L7 X: _9 b1 R* c+ F% ^3 m; O  2、确立移动号码牟利模式。! w* f" I. }; t3 [%k8 ^1 R; h! D! X) z& N( Y; J( ]! i-Q  娄底邮政局下辖的邮政社区便民网点由邮政局一个姓付的副局长负责管理。这位姓付的副局长通过谢国全以邮政社区网点的名义将号拿到手里,出面跟移动公司的结算还是邮政局,邮政局则再将代办费佣金以支付给下线社区网点的名义以每户50元价格结算给这位姓付的副局长,这位付局长拿到这笔钱后,再回扣给谢国全是每户20元,按理说这位付局长只有30元操作空间,自己还要赚点,那销售号码的商贩就没有多少利润了,走不了量啊,但我们谢国全同志提供的是优质号码,利润空间还很大,这些号码都可在客户处收到卡费30元(移动公司并不收取这项费用),稍好点的如尾数为一个8二个6二个9的号码还可以或者AAAB的号还可卖到优号费,50到200元不等,三连号的号码可以卖到上千元,这些能卖到钱的号码另外还有回扣给谢国全,所以最终负责销售号码的商贩的利润也是可观的。对一些特殊的优号,按移动公司的规定需要领导审批预缴至少1000元以上的话费并签订套餐,但谢国全可批示只要按普通号码预存100元话费且不需要签订套餐,这类号码给谢国全的回扣具体多少就不知道了,我想上千元的利益,他谢国全只得20元吧。" B E4 ?: R' }( P/ h1C* E+ g3 I2 h: q  3、全面控制移动号码3 g, }. B- R) i: S4 `4e& P! B; p0 g6 t: m;S  作为一个移动县市分公司的市场部主任,要负责一个县市公司业务发展及业务管理,那里来的时间来做一个号卡管理员的工作,可是这个工作谢国全同志硬是有时间来做,并且还加班加点的做。前面我们提到谢国全经常的比别人早上班半小时,经常的晚下班或者晚上加班,这些时间谢国全只做一件事就是从移动的BOSS系统里面搜索号码,把找到的号码全部分配给邮政的钢城代理网点,有时为了规避公司的监管就先将号码分配至西阳梨头嘴代理点作为过度,再在合适的时机再分配到邮政的钢城代理网点,号码分配到钢城代理网点后立即通知邮政钢城代理网点将这些号码批量开出来,邮政钢城代办点本在开发区境内,负责在钢城开展业务,为了方便付姓局长能及时拿到这些号码(付姓局长在娄星邮政总局上班),邮政钢城代理网点专门放有一个工号在娄星城区邮政局业务大厅里(付姓局长就在此楼上上班),按照移动公司的规定,是不允许夸区域开号的,娄星区分公司也曾跟市公司反映这个问题,但市公司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反正都是为娄底移动公司发展业务),这更加促进了谢国全通过号源敛财的欲望。0 F) E2 i1 X' R- }- S' Y1 Y0 X" {! v/ w而在娄星邮政代理网点使用的邮政钢城代理网点的这个工号,则只负责谢国全分配过来的移动号码的开户工作,其他一切业务全都不办理,这些号码开出来后就即刻交给邮政的付姓局长,付姓局长再将这些号码批发给号贩子。谢国全除了自己勤快的在号源库中搜索查找号码以外,为了达到完全制号码,谢国全规定员工不允许私自投放号码,如要投放,必须经过他的批准,曾经有几位员工都因为没有经过谢国全批准而投放了号码,不但要追回投放出去的号码,而且还要受到谢国全的严厉批评与处罚,从此后再也没有员工敢私自放号。8 O* X& t( W1 a; V% y! c" h! u1 Q'~  4、压制没有合作的网点以达到牟利最大化。9 h; Z6 [9 E1 X4 D; P' h, k N. p9 x r  作为开发区分公司市场部主任的谢国全为了防止其它代办网点有意见,规定只有号码销量大的网点才给提供优质号源,这样就堵上了开发区内的代办网点的嘴。因为有能力大量销售这些号码网点就只有邮政的付姓局长为首的前面提到的几个网点(这些网点与谢国全都是利益共同体),而经济开发区的内移动代办网点凭自己的力量,就算拿到了大量的号码在开发区内也卖不出去,如果还有个别不知趣的网点有意见,谢国全就利用各用手段打压这些网点,使这些网点敢怒不敢言。6 R* o0 P! ~0 B! Oa! H; Q# Q) O5 l9 F: M4}  5、拓展移动号码的销售渠道。& }8 U5 ^% d" ~5 i; T+o- v; D9 K& `4 w. p8 g, t- D/c  为了达到走量的目的,谢国全鼓励这些圈定的网点将号码销往除开发区以外的任何县市。那么这些号码都在哪些地方销呢,谢国全提供的这些号码根本不在开发区内销售,大部分都销往娄星区,少部分销往其它县市,邮政的付局长将这些号也没有交给邮政的社区网点销售,而是放到新绿岛手机市场、洞新二手机市场、街边的号贩子手机。为了规范业务的发展,移动公司是不允许网点夸区域放号的,移动公司对这种夸区放号网点是有考核的,当移动其他的县市分公司举报谢国全这些网点有这种夸区放号行为而要求谢国全对这些网点进行处罚时,谢国全根本就不对这些网点进行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