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码帮 > >

  原标题:山西左云:鹊儿山精煤屡屡瞒报,监管何在

  2014年9月8日正值中秋佳节,一年一度的合家团圆之日,却也成了山西左云县鹊儿山精煤有限公司职工姚逸平魂断黄泉之日。2014年10月25日,本网接群众举报称,山西左云县鹊儿山精煤有限公司发生一起煤气中毒事件,职工姚逸平中毒身亡。随后记者赶往事发地,就所发生事件进行了一系列暗访。

  走访中了解到,死者姚逸平现年46岁,曾在太原某武警部队当过兵,转业后被安排至鹊儿山精煤有限公司保卫科工作,职责主要是负责看守五六年断水断电已不出煤的副井口。生前居住在左云县云兴镇古楼街26号,父亲姚吉71岁,老母亲张翠英69岁,妻子王光梅45岁,儿子姚军20岁,名副其实是家里的顶梁柱。正当家人盼望合家团聚时,却陡闻噩耗,合家上下痛不欲生。

  当本网人员问及“为何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才向报社举报时”,知情人很无奈:“这种事情人家都是隐瞒不报的,等知道真相了,事情已经私下解决得差不多了”。

  大同鹊儿山精煤有限责任公司前身是左云县鹊儿山煤矿,是大同市60家重点优势企业和山西省60座重点煤矿之一。矿方对于此类安全事故的处理均有旧例可循,自有一套隐秘的运作程序,并运用得炉火纯青,因此漏瞒报事件频频发生。据知情者反应,2012年3月7日,该公司综采队工人王胜义被脱落的工作面顶板当场砸死,年仅43岁,该公司与死者家属私了解决,并未上报;2012年12月24日,该公司机掘队工人侯朝晖因为井下作业劳累,违规乘坐皮溜子升井,被拉至储煤仓当场摔死,死时51岁,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故技重施,与死者家属花钱私了其事。却在一个多月后被曝光,于是上演了一出轰轰烈烈的“媒体封口费”闹剧,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一起起事故的背后,是一个个家庭的破裂,一幕幕惨剧的背后到底揭示了怎样的潜规则?国家对煤矿安全高度重视,并将之列为重中之重。但作为国家重点煤矿企业,大同鹊儿山精煤有限责任公司安全事故瞒报事件为何还是屡禁不止?对于该矿的类似知法犯法行径,本网将会继续予以关注。(冯春苗)

  山西左云:鹊儿山精煤屡屡瞒报,监管何在

  相关链接

  当摆平成为一门儿艺术

  “瞒报事故”几乎成了近几年山西煤企的护身符,花钱消灾更成了事发单位的惯用手段,以至于久而久之成为了一门心照不宣的艺术。于是乎,“封口费”事件久唱不衰,且有愈演愈烈之势。2012年12月24日发生于山西左云鹊儿山精煤公司井下的一起生产事故,为一个月后的新闻媒体“封口费”事件提供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2012年的12月24日对于山西鹊儿山精煤公司来说平常而又不平静!该矿机掘一队工人侯朝辉,一个无辜的生命淹没于茫茫人海,其在井下作业时乘坐皮溜子升井之际掉到煤库摔死,死时51周岁。事故发生后,矿方因为怕影响年终奖、官员升迁,地方保护等一系列主客观原因,一如既往地采取了花钱抚恤死者家属,就地消灾,不向主管方汇报的方式,企图将此事销声匿迹。谁料在一个月后东窗事发,新闻媒体频频登门,矿方领导胆怯心虚之余,处心积虑觅得大同新闻圈内一位人际关系“颇为通透者”为其消灾,在矿方的授意下,该人士使出浑身解数,对于来访记者极尽拉拢贿赂等手段,多次变换地点发放“封口费”,少则三五百,多则三五万,将一批批不守新闻纪律的媒体败类用金钱阻挡在事实与真理门楣之外。规模最大的两次当属2013年元月25日晚该矿内与元月26晚在大同市东风里新世纪宾馆218房间的“领工资”活动。据众多业内人士介绍,其场面之壮观,足可称得上“骇人听闻”四个字!一位久在大同媒体圈混迹的人透露:大同的煤企,一旦突发事故,对媒体采取的手段就是,对于各主流媒体驻地站领导及记者重点施惠,数目惊人,少则上万,上不封顶,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者也有之;对于各散兵游勇团体则分门别类予以抵挡,难缠者需多费周折,对于那些初入茅庐,未经风雨的新闻工作者往往三伍百元打发了事。期间猫腻,方式冗杂,内涵博大,非三言两语能涵盖。

  世间万事万物,有喜必有忧。这边“领工资”闹剧大幕正悬,那边苦主家属哀恸难言。2013年元月24日上午,刚由矿运输队调至机掘队罹祸而亡的侯朝辉被冷冷清清地葬在了其家乡——左云县张家场乡大堡角村后的一片树林内,从此与家人亲友永诀,天地人寰两分离!

  事非凑巧,无独有偶。佐证有二:一、2013年3月,该矿综采队工人王胜义(43岁)殒命井下;二、该矿董事长宋徳君竟然是2005年12月28日左云店湾范家寺村宝源矿业井下透水事故的责任人,当时17名矿工遇难!天地造化弄人,同样的事再度找上了有机缘的人。可见因果循环,世事难料!

  闹剧仍在继续,你方唱罢我登场,闹哄哄!花可开红白,可世间真理却只有一个,本宗大案大白于天下之日窃以为不会太久矣。(刘鹏霄)